咱还得等等!郝金卫也该回来了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1-21 01:07
,咱还得等等!郝金卫也该回来了,到时候啥都好说!”    
    佟文昊还一直帮着他说话,说我和秦兵是老同学又是好朋友多包容担待一些,说谁手里能一下子拿好几万块钱之类的话劝慰我!我想没你事儿了,你没心没肺地还给这儿掺和什么,将他一句说:“大家都是好朋友,佟老师既然帮忙就帮到底儿,你先给他拿两三万出来,算借的,让我先退给家长,退不完起码可以缓和一下下面人的怨气!”他找了一些借口说他没钱,说他很想帮但无能为力!我说:“别这么吝啬,都是好朋友!上次能承担责任,现在也还可以再承担一下!”他再不多嘴了。    
    秦兵最终也只是认了这些账目,但说不出什么时间能还钱,并把希望抱在郗金卫身上。说郗金卫回来退了钱他会及时通知我!我说假如郗金卫不回来了或者回来了没有钱,那样不就麻烦更多了。他仍旧坚持他会回来,也不表态到底啥时间能退回钱。我告诉他:“我这边等不急,你要尽快!在春节前起码给人家退了一大部分,否则春节都过不好!”
 
 
第七部分第十二章(17)
 
    03/01/22Wednesday    
    晴    
    包括今天我已经关机有五天时间了,从18号起我每天查看手机呼几乎都不少于四十个,有一次一天突破了九十多个。并且有一些竟然到晚上十二点了还打电话来。我没法来描述这几天的生活,18号以前,各种事情如同洪水暴发一样,汇集在一起冲击过来,但每件事都几乎没有一点点进展。王威、李永阳这边也没有退出一分钱来;张敬业和文夫人这边也是糟糕透顶,据说学生已回家度寒假了,只是江城那边600名学生已经发了学生证,而违规操作的这批却没有一个能发的!张行长曾有两次打电话来,说话比较难听,但可以听出来他喝酒喝得多了些,心中郁闷无处发泄!程前进这边更不用提及,简直可以说气得都疯了,几次提出要来文州找我,感觉到他来文州非把我吃了才足以解恨!郝天诚这边仍在不停催要余款,后来要求春节前务必再退回一万元,否则就去我家里找我父母说事儿!真不行就找社会上专门讨债的人员找我,说这些人都属于地皮无赖,甚至是黑社会!如果有啥意外,后果自负。    
    而我开机和关机的这十天时间里,并没有闲着。曾拉着秦兵找了李永阳行长谈话,这次谈话有两个目的,让李行长看我的难堪和真心意;让秦兵看我逼他的原因。    
    我和秦兵又吵了几次,关系已经僵化到不可收拾。也曾和凌伟一同找他谈话,听凌伟说秦兵说要用黑社会的人来收拾我,更确切地说是利用秦兵的老婆认识的黑社会人物来教训我。因为我那次和魏文玲的争吵以及这些时间我不断打电话找秦兵“麻烦”的缘故。我当时心凉透了顶!怪不得秦兵总提着用黑社会的方法对付郗金卫,不止一次提这些事情!也许是旁敲侧击地警示我。联想起这些话来,我心里倒真的有些害怕了,心里面更加彻底地伤心绝望起来。我想像不出到底是谁对了,谁错了!更想像不出这事情会把黑社会的人物也牵扯进来,甚至我脑子里不断地跳出一些古惑仔的形象,还做了几次古惑仔追杀我,而我跑了不多远被乱刀砍死的噩梦。醒来后,心情如有千吨巨石压着一样的沉重。我开始迷惑每日的太阳为何仍然东升西落,人群中为何还能有亲切的交谈和笑声,空气竟然还是那样透彻明净。为何生活一如往常,生命仍旧坚定不移的等速度前行?    
    有几天我在黑社会的阴影下心有顾忌,并寻找最佳的解决办法。我曾经考虑买两把短刀,藏在小腿两旁,以应付突然而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