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今后我还敢对谁好……”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1-08 22:39
 
    赵航宇破口大骂:“臭婊子,你就是化了脓化了水我也记着你!”他颓然坐
下,手捂着眼睛悲愤地说:“我怎么就瞎了眼,一直没发现这个睡在我们身边的
美女蛇。她辜负了我的信任,真令我寒心,从今后我还敢对谁好……”
 
    “赵主任,您别太难过。”刘顺明小心翼翼地说,“她走了,还有我们呢。
”“让赵老休息会儿,他受的刺激太大了。”孙国仁把赵航宇扶离会议桌,在旁
边的一个长沙发上躺下,招呼过来一个小姐,让赵老枕在她的腿上,拿把扇子轻
轻给赵老扇着。
 
    “我们接着开会。”孙国仁坐到赵航宇的位置上,“继续议论唐元豹的问题
——会议临时由我主持。”
 
    “我提出一项动议。”刘顺明说,”白度走了,唐元豹的长作仍然得继续干
而且还得换个更能干更可靠的人,挽回白度造成的损失不良影响,这是副很重的
担子,人选十分关键——
 
    我认为非孙国仁不能胜任。”“不不不,”孙国仁忙说,“我不行,干不了
。”
 
    “你就别谦虚了。”“我不是谦虚,我在坛子胡同还有职务,无暇他顾。我
建议选比我略逊一筹的刘顺明接替白度工作。他同样相当能干,又管过唐元豹,
与其派个生手一切都要从头做起,不如派具熟悉唐元豹的同志。”“不不,我不
行,上次工作我就没干好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有反对的吗?没有一致通过。”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第十八章
 
    “元豹,收拾一下,你要搬家了。”刘顺明对元豹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