搬起大石又猛砸巨鳄的头骨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0-21 07:46
 
    抱瓜的女人向我走了过来,很不自然的笑着说:“追马啊,你是不是要娶扎达瓦家的女儿,我的女儿已经十四岁了,你也娶了吧。”她说完低下头,慌张的盯着自己怀里的青瓜。我没见过她的女儿,甚至都怀疑她有个女儿。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。她说:“其实我的
 
意思不是那样的,追马,你看这样,你娶扎达瓦家的女儿,我的女儿给你做二妻或者做仆人也行。只要你能让她吃饱肚子,这孩子太大了,家里养不起,让她跟你一辈子,你只要让她吃饱。可以吗?要不我现在就去你的阁楼。”
    抱着池春丰腴的胴体,我又回到溪边的那块儿岩石,轻轻的放下池春,使她平躺,把她两条白皙婀娜的腿,慢慢的泡进溪水,为她搓洗。池春的肉皮很娇嫩,为她搓洗的双手只要稍稍用力,她就抽搐一下,嗯哼一声,也不知是痒是疼,还是故意逗我。
    抱着箱子,向船尾的抛锚处疾跑,身上的四把枪,叽里咣啷的响着,数千发金黄色子弹在箱子里,哗哗啦啦的撞着,像变调的手风琴。舱门打开时的声音很大,恶棍误认为是自己的人出来透风,却没想到是我在逃跑。
    豹猫并未回来偷吃,早起的海鸟,叫了没多一会儿,我就努力睁开灌满铅似的眼皮,心里感激老天没下雨。女人们还睡得香甜,现在叫醒芦雅和伊凉,也帮不上忙。从高高的肉垛上,拽一大块儿鲜肉,用匕首削切,希望在太阳开始照耀之前,把一切弄好,只等晾晒
 
    豹猫的鼻子非常灵敏,正好感应木笼子里诱饵的召唤,自投罗网。回到建筑木墙的地方,我把编好的木棍板,插进岩石空隙,结结实实固定好。有了昨天的一点熟练经验,加上今天顿悟的一些窍门儿,建筑木墙的效率提高不少。
    豹猫见到石块朝它飞来,并无躲避的意识,看来它预测出,石子不会打到自己身上。可击打出的响声,却吓的豹猫向后退缩一步。果然是只精怪的猫,从那盯着溪边兽肉痴迷贪婪的眼神,就看出它对人类这种抛石子的攻击,是多么不屑。
    豹猫群总算被冲散开,没挨到揍的,跑进树林逃命了,回头一望,地上猫尸纵横。伊凉和芦雅还像雨前麦场上的村妞儿,使着劲儿的往洞里抱肉。我告诉她俩:“不用抢收了,再拿出来抓紧晾晒,只要天黑前晒干,挂到洞内的岩壁上,以后就不会再被这群豹猫轻易
 
抢夺。”
    被打爆膝盖骨的家伙,依然藏在院子的木墙下,这会儿正拼命摆手,好像是招呼瀑布上的狙击手还击,以便缓解自己心中的愤恨和恐惧。这个家伙会和那个断指的狙击手有同样的命运,他也应该知道自己以后没法混了。就像大泥淖里受了重伤的一只鳄鱼,同伴随时
 
都可以围拢过来疯咬。
    被射穿喉结的家伙,如果被立即治疗,也许有生还的可能。被打进脑髓的家伙当场死亡,倒在甲板上的头,歪斜到一边,伤口里的血非常粘稠,顶着猩红的气泡汩汩外冒。
    被我抓住咽喉的水手已经放开了芦雅,憋得直翻白眼,我不想要他的命,给自己惹来更多麻烦,就把推倒在地上。芦雅眼含泪水扑进我的怀里,抱紧我的腰,呜咽着说:“伊凉,她也在里面。”我拍拍芦雅的肩膀,眼睛仍警惕着四周的恶棍水手,告诉她去拉伊凉出
 
来。她立刻抹了抹眼泪,跑过去拉出了伊凉。